当前位置 > 首页 > 科技前沿 > 正文

【红旗漫卷黔东】第二十五章 几位外国朋友
  • 发布时间:2020-01-30
  • www.swcpc.net.cn
  • 美国传教士写在前面的话.jpg

    史密斯在20世纪30年代初去彭水县传教。他会画画和照相,而且他也知道西医外科。

    1934年5月9日,红军攻占彭水县后,史密斯被红军俘虏。他害怕红军会杀了他。在他长期了解情况后,他被送到陆军部和他下棋。他下棋时非常紧张。他边走边想:如果将军获胜,他会嘲笑自己;如果我输了,恐怕将军会一气之下自杀。他觉得下棋很难下!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他一边抽烟一边笑着下棋,并敦促他迅速移动棋子。后来,他长得真的不能玩了。他笑得很开心,说:“好吧,这个游戏不会成功的。你可以休息了!”史密斯悬着的心只是稍微安静了一点。

    为了确保史密斯的安全,红军动员史密斯离开彭水时跟随军队前进。在贵州东部,史密斯对待红军和当地人民。游行期间,山路崎岖不平,有些地方甚至连马也过不去。他长期为自己准备滑杆,但史密斯总是拒绝坐下。

    9ae58218693c09875a5d0c89c6311ca5.jpg

    曾经,黔东南州革命委员会培养了20多名新党员。他们必须宣誓。当他们一时找不到党旗时,史密斯画了两面明亮的红色党旗,并把它们正面贴在墙上。

    红二军和红六军联手向湘西推进。史密斯没有随军。他提议和龙回彭水看看。离开前,贺龙、关向应等人也为他举行了告别会。第二天一大早,他就派了一个小队护送史密斯从南腰边境到河边的县城,并乘木船去彭水。当他和妻子在武汉再次相遇时,他们非常激动。

    44048a0e656c385da03ea76ad3a25175.jpg

    从那以后,贺龙和史密斯再也没有见过面,也没有史密斯的消息。然而,史密斯一直密切关注贺龙,特别是当他从美国报纸上得知贺龙在“文化大革命”期间遭遇不幸时。

    1980年,史密斯委托他的儿子雷史密斯从美国来到北京看望和龙的家人。

    两三年后,雷朱尔斯再次来到中国看望和龙的家人。贺龙太太,薛明,在家遇见了他,聊了一会儿。他沮丧地把父亲去世的消息告诉了薛明,并默默地给了薛阿明史密斯的生活照片。薛明还了几张贺龙的照片作为纪念品。

    红军的其他几个外国朋友也是传教士。第六军进入贵州黄平县城,突然在一座法国教堂里发现了一张将近一平方米大小的法国贵州地图。这是一笔财富。当时,第六军只有一张中学生地图,许多城镇没有标出,使用起来非常不方便。

    红军不懂法语,但瑞士牧师波斯哈特懂法语,还会说一些中文。红军带着地图占领了波斯哈特和海曼,并随军队一起移动。

    827704c17f211396edb44820cc303d4e.jpg

    一天晚上,肖和博斯卡特坐在一张方桌旁,打开了地图。肖逐一指出了每个地方。在微弱的烛光下,博斯卡特读出了这些地方的名字,然后他们一起提出了中文翻译。他们在地图前工作了一整夜。

    后来,肖说:“有了这张地图,看贵州的山、河、城的轮廓就更详细了,采取行动就更方便了。”

    博斯卡特和海曼与肖呆了很长时间,一起参加了长征。海曼呆了413天,直到1935年11月18日。波斯哈特在1936年4月12日复活节前呆了560天。红军还拘留了他们的妻子和海曼的孩子,但这些妇女和孩子很快被释放。

    在红二军和红六军会师的那天,博斯卡特和海曼享受了他们被拘留以来的第一个休息日。他们从路过的农民那里买了两斤蜂蜜,吃了一顿大餐。

    博斯卡特第一次见到和龙是在1934年11月。那天,传教士和一些囚犯一起散步。他骑着马从他们身边经过,大声喊着红军的绰号。和他一起走的囚犯说那是着名的和龙。

    博斯卡特获释后不久,他被要求为贺龙的女儿何杰生织件婴儿服装,何杰生于1935年11月生于桑植。博斯卡特自学成才,并因此而出名。他为红军战士编织毛衣、围巾和手套。

    何杰生的童装还没有b

    1936年1月,红二军和红六军进入石阡后,海曼被释放,另一名涉嫌从事间谍活动的德国传教士被抓获。红军对德国传教士的公开审判和他与军队的拘留引起了国际争端。那年4月底,德国传教士在云南省姚安县因病去世。红军从一个非常富有的地主那里没收了一口制作精良的棺材,并雇了搬运工把沉重的棺材运到山坡上,把牧师埋葬在那里。红军一离开,搬运工就把棺材放在山坡上。不久路过的强盗看到了棺材,认为里面有金、银、珠宝和其他埋藏的物品。他们迫不及待地想把它打开,只有传教士骨瘦如柴的身体。

    长征结束后,波斯哈特写了一本反映他沿途所见的书,书中他对石阡的温泉进行了特别的描述,并首次在国外进行了宣传。

    博斯卡特获释前夕,第六军政委王镇对他说:“当你为报纸写文章时,请记住我们是朋友。你看我们对穷人有多好。我们按照原则行事。我们不是那些在报道中诽谤我们的所谓强盗。”

    肖克想念伯莎哈特。他觉得他欠传教士一份感激之情,因为伯莎哈特帮助他辨认了这张地图。五十年后,肖派人去找博斯卡特,发现他还活着,住在英国,已经80岁了。(张春阳张勇)

    红旗漫卷黔东文尾图标.jpg

    日期归档

    南少林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swcpc.net.cn 技术支持:南少林新闻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