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科技前沿 > 正文

温氏上半年净利或超70亿!“公司 农户”火爆
  • 发布时间:2020-01-18
  • www.swcpc.net.cn
  • 温的股票在2016年上半年的业绩预测中,预计净利润为69.73亿元-74.70亿元,同比增长315.06%-344.64%。

    温的快速扩张得益于“温的模式”,即以紧凑的“企业农民(或家庭农场)”为核心来进行肉鸡和猪肉养猪。2015年,合作农民人,农垦总利润61.19亿元。

    “温氏模式”也掀起了业内“公司农民”的热潮。许多农牧业巨头,如新希望、海达、向洋、正邦、天邦和楚英,也增加了他们的“公司”模式,以加快扩张。

    就像春天的大风,在夜里刮起,“公司农场主”又成了养猪业的热门词汇。毫无疑问,“公司农民”代表石闻的巨大成功是一个极好的示范效应。然而,它能吸引新的希望,海达、向洋、正邦、天邦、小营等许多农牧业巨头纷纷尝试。农牧业的经典商业模式“公司农民”仍然显示出强大的生命力。

    今天的“企业农民”根据不同的实际需求开发了各种模型。哪个将引领下一个行业趋势?

    没什么:学习石闻不容易

    最传统的“企业农民”模式无疑是石闻。最简单地说,这种模式意味着农民根据合同饲养和繁殖某些动物,公司根据合同购买它们。在我国优良土地和超小农户生产经营的背景下,这种管理模式对农民学习生产技术、规避市场风险、增加规模经营收入起到了积极作用。

    但也正是由于分散,农民长期依靠传统劳动的经验生产,缺乏先进的农业技术,农产品质量参差不齐,缺乏标准化操作。另一方面,这种模式使双方相距太远,农民作为公司的下游买家,缺乏议价能力,处于绝对劣势。此外,农民需要有高度的诚信。否则,市场好的时候收回育肥猪和信贷资金是有风险的(公司基本上为石闻农民支付猪苗、饲料、兽药等费用),但这些问题在石闻也得到很好的解决。

    海南罗牛山在早期一直是公司独立自主的模式,几年前就开始发展“公司农民”模式。中国也有许多模式变化相似的公司,也有两种模式并存的公司。然而,许多公司采用“公司农民”模式。由于缺乏资金,他们大多数会让农民花钱购买公司提供的猪苗、饲料和兽药。虽然公司的资本风险降低了,但也很难发展和扩大“公司农民”模式(农民缺乏资金和贷款,积极性不高)。这也是许多公司未能采用“公司农民”模式的重要因素之一。

    其他公司从事“企业农民”,这看起来与温的模式基本相同,但管理和服务于选址、设计和建设农民育肥场、养猪管理等。没有到位,即公司和农民之间的关系不密切,导致管理和疾病风险增加,往往以失败告终。事实上,温对农民育肥场的管理几乎和他自己的育肥车间一样。农民分散但不无序,这也是温模式成功的重要因素之一。

    基础:质量有保证,投资相对较大。

    为抵御农产品质量问题带来的产品风险,规模进一步扩大。一些公司已经开始尝试“以公司为基础的农民”模式。在这种模式下,公司准备建立农产品基地,邀请农民加入,统一技术支持,最终按照合同购买加入农民的产品。该模式在标准化、集约化和机械化方面取得了长足的进步,极大地促进了农业技术的发展,提高了劳动生产率,提升了农业产业链。然而,“公司型农民”并没有跳出“公司型农民”模式中的利益失衡状态,这就使得企业难以形成稳定的员工队伍

    目前,这一模式被驹鹰集团、第一团等采用。公司建立自己的养殖基地,采取两种方式:养殖合作和养殖场合作建设。水产养殖合作是农民在公司的农场里养殖。他们接受公司严格按照养殖流程提供的饲料供应、防疫、技术指导和封闭管理。农民制定自己的育种计划,并根据育种结果向农民支付育种利润。农场合作是指农民应公司的要求建造农场并将其租赁给公司。该模式可以实现水产养殖生产的阶段、过程、分散布局、统一管理和成果共享。

    可以说,这本质上也是一种“公司农民”模式。这种模式和温的模式的区别在于,农民使用的养猪场都是由公司建造的。公司组织农民进入公司建造的养猪场和住宅区,免费使用猪舍。像温的模式一样,它提供一站式服务,如猪苗、饲料、兽药、养猪技术和管理以及销售。与温的模型相比,没有育肥阶段管理,流行病和资金撤出的风险降低。然而,该公司在固定资产上的投资增加了,占据了更多的土地,扩张速度比温家宝慢。同时,由于生长育肥猪没有分散到农民手中,环境保护压力加大。

    合作社:更合理的利润分配

    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农村经济组织与机构研究室主任袁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未来的趋势可能是“企业合作农民”。原因是:

    1。简单的“公司农民”容易造成信息不对称的弊端。公司可能面临高违约成本,农民可能在养殖过程中承担更高的风险,最终获得更低的收入。“公司合作农民”可以解决这个问题。通过与公司签订合同,合作社可以提高他们的议价能力,降低公司的交易成本。

    2。“合作农民”模式可以降低质量控制成本。首先,合作社可以建立产品追溯系统,问题可以追溯到源头。第二,成员也有责任相互监督。

    3。合理的利润分配。事实上,这些公司已经计算出农民应该挣多少钱。一般来说,成本增加20%-30%更合理,比市场低,但它省去了农民与市场对接的麻烦和物流成本,还可以对冲农产品价格波动。

    4。“公司合作农民”模式在畜禽业的各个方面都有成功的案例。根据美国权威媒体进行的一项调查,居民对公司食品的接受度为46%,而对当地农业合作社食品的接受度为76%。

    目前,在养猪业中,“公司合作农民”模式以山东德力斯集团为代表。公司成立了数十个合作社,按照区域规划分布在诸城、莱芜及周边14个县市。每个合作社相当于德力斯的一个优质商品猪供应基地,拥有5-8个仔猪养殖场和50-60个专业育肥场。父母从德力斯集团原来的种猪场引进,育成的商品仔猪分发给成员家庭育肥。合作社提供统一的服务。最终,德力斯集团屠宰厂回收育肥猪进行屠宰,形成计划生产、利益共享的“三阶段闭环养猪模式”。合作社提供的统一服务包括资金、设备、养猪、饲料等。最后,肥猪从迪里斯集团的屠宰场回收。

    在最初阶段,这种模式极大地保护了广大农民的利益,同时也减少了公司对整个生产经营的控制,协调了双方的矛盾。然而,由于我国的专业合作组织和协会刚刚起步,组织规模往往很小,无法有效释放其最佳效能。内部管理不规范、政府支持不足等问题也进一步干扰了“企业合作农民”模式的发展。

    家庭农场:让

    目前,天邦股份已经明确提出“公司家族农场”。天邦股份有限公司寒士威广西区总经理王林表示,天邦股份称之为“家庭农场”。主要原因是天邦股份有限公司的做法是支持大规模的养殖户。在广西,主要是种植与饲养相结合(安徽由于不同地区的土地限制,没有种植与饲养相结合),也是为了让大农户拥有养猪技术和职业发展。天邦股份有500多名农民,但不同地区有不同的规模。据报道,天邦在南宁、广西及其辖县有四个养猪场,每个养猪场约有4000头猪,全部由个人承包。

    温氏也在不断帮助合作农民升级到家庭农场。“公司家族农场”最明显的优势无疑是它响应国家政策,能得到当地相关部门更好的支持和帮助,并能得到农业发展基金的支持。此外,与传统农民相比,家庭农场的主要区别在于投入要素的组合不同,规模水平和技术水平显着提高,生产经营方式发生了质的变化。

    bank:解决资本困境

    capital一直是水产养殖业的一个大问题。即使在“公司农民”模式下,无论公司和农民如何博弈,两者的发展都会受到自身资本的制约。通过在泰国多年的实践,正大集团也开始在中国推广“政府银行正大合作社”四位一体的新型产业组织模式。

    以郑达在山东的项目为例。“四位一体”模式涉及四个利益攸关方:政府、郑达、银行和合作社。农民合作社提供建设用地(约60-70亩)。政府和郑达各投资1500万元成立合资企业,为该项目提供融资、贷款担保和建设。银行为这个项目提供贷款。此外,政府为该项目提供优惠贷款。项目建成后,郑达专业水产养殖公司将租赁经营项目30年,每年向合资公司支付租金700万元。在头15年,合资公司将每年向农民合作社支付100万元土地使用补贴,以增加农民收入,其余600万元将优先用于偿还银行贷款和收回资金。第16-30年,贷款还清、本金收回后,项目资产移交给农民合作社,合作社与郑达育种公司根据合资公司与郑达育种公司签订的租赁合同中约定的条件再次签订租赁合同。700万元的年租金全部归农民合作社所有。30年合同到期后,项目资产将归农民合作社所有。在郑达种业公司的租赁期内,当地农民可以受雇于农场以增加工资收入。

    郑达的“四合一”农业模式解决了新时期农民在农业生产中缺乏的三个因素:资本、技术和市场。它创造了一种新的生产关系,提高了生产力,提供了一种新的服务模式,即物业服务外包农业。政府和郑达冒险解决了中国新农村建设中的“增加农民资产、大规模农业现代化”难题。农民从土地上获得了稳定的收入,为水产养殖的发展开辟了一个新的理念和模式。

    无论是出售饲料,还是改造饲料,或者出于其他原因,饲料公司已经成为各地的“企业农民”。有人说这仍然是一片蓝色的海洋,但也有人说他们已经感受到了竞争的压力。一些饲料公司正在大规模地向“企业农民”推进,而另一些则略有参与。形状是一样的,但不可避免地会带来成本的革命和耕作水平的提高。

    天邦股份:把饲料企业变成养猪企业

    众所周知,天邦股份是通过饲料上市的,通常被视为饲料公司。然而,天邦股份的执行副总裁李双斌表示,天邦不应被视为饲料企业,而应被视为生猪企业。李双斌说

    2015年,向洋的“公司农民”生产了80万头生猪。就农民规模而言,旧区的生猪平均数量超过600头,而新区每户农民平均数量超过900头。2015年,由于良好的市场条件,根据协议,农民每头猪的收入为196.4元。新希望、海达集团和广西梨园:新希望六合多年来一直试图成为山东的“公司农民”。新希望六合和广东区总经理李玮峰此前表示,他估计,新希望六合的“公司农民”每年在山东投放约2030万头猪,西南和海南地区刚刚起步。

    海达集团和广西梨园也是初步尝试,但两家公司的不同之处在于它们的小猪是从外面买来卖给农民的。正邦集团:结合扶贫自2008年9月以来,正邦还参与了“企业农民”。然而,这种模式是为扶贫项目设计的,对正邦的整体业务影响不大。目前,该模式每年只生产12万头生猪,拥有87个合作农户,由江西正邦养殖有限公司吉安分公司管理,覆盖面也很小,仅在江西省吉安市吉安县及其周边地区,包括永阳、凤凰、永和、梅塘、横江等地。正邦发展“公司农民”的初衷是推动和发展这些地区的水产养殖业。

    据正邦相关官员介绍,目前合作养殖规模为400-800户,农户平均利润约为170元/户,每公斤成本可达5.6元/公斤左右。正邦表示,它承受市场风险、饲料价格风险和猪苗价格风险,但正邦在饲料、猪苗和疫苗方面有完整的产业链,可以基本抵消风险,实现利润。

    youtube.com

    日期归档

    南少林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swcpc.net.cn 技术支持:南少林新闻网 | 网站地图